主页 > N轻生活 >梁頴宇:临床试验港角色吃重 医药创投翘楚 见证内地生科崛起 >

梁頴宇:临床试验港角色吃重 医药创投翘楚 见证内地生科崛起

梁頴宇:临床试验港角色吃重 医药创投翘楚 见证内地生科崛起

梁頴宇专攻医疗健康行业投资,希望未来有新药物及技术,减轻发展中国家病人的医疗负担。(何泽摄)

「最好的创业投资者,应该有实际操作(创业)经验。」这是美国软银资本前CEO Gary Rieschel给徒弟梁頴宇(Nisa)的建议。15年前,港人梁頴宇放弃美国硅谷的创投事业,返回中国开展医疗生意,后来重操故业,当上「啓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合伙人,引领啓明创投成为内地医药创投的翘楚,见证内地医疗科技崛起。她直言,香港在推动生物科技发展上有重要角色。

美国史丹福大学孕育无数伟大企业家,梁頴宇曾在该校修读MBA,更因缘际会获着名风险投资者Heidi Roizen引荐,成为美国软银资本的实习生,认识了时任行政总裁Gary Rieschel,为她的创投生涯掀起帷幕。

2003年,梁頴宇的一位顺德远房亲戚不幸患上肝癌,她在协助寻访治癌药物的过程中,发现当时内地医疗水平颇为落后。

在伯乐Rieschel的鼓励下,Nisa毅然辞去创投工作,到内地创立「生原控股」,代理肝癌射频治疗导管等医疗耗材。

创业无疑是要解决社会问题,惟梁頴宇发觉不能「头痛医头」──即使有了医疗耗材,中国癌症病人的5年存活率仍比美国低约四成。后来,获创投界朋友穿针引线,梁頴宇跟一位美国肿瘤科医生合伙,在上海开设「百瑞肿瘤医院」。

不少药效显着的外国癌症药物,因未取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许可证,中国病人无法获处方使用。于是,梁頴宇创立专利药公司「诺凡麦」,从外国引入肿瘤专科药,再于中国当地销售。

时至今日,以上3间公司各有不同发展:较早创办的生原控股,每年营收数以亿元人民币计,并涉足产品研发範畴;诺凡麦后来被SciClone(NASDAQ:SCLN)收购,回报近20倍。

梁頴宇:临床试验港角色吃重 医药创投翘楚 见证内地生科崛起

啓明创投曾注资胰岛素药厂甘李药业,梁頴宇(右)佩服其创办人甘忠如(左)的魄力。(受访者提供相片)

中国临床数据属大宝藏

梁頴宇称,在过去十多年,不少华人生物医药科学家都回流中国做研究及创业,2008年金融海啸后,这趋势更加明显。亲眼目睹内地生物科技崛起,自己又累积了扎实的行业经验,再加上Rieschel的邀请,她决定重返创投行业,加入Rieschel于上海创办的啓明创投,当上主管合伙人。

啓明创投在中国投资70多间医疗相关公司,其中胰岛素药厂甘李药业、研发生物药的再鼎医药(NASDAQ:ZLAB)等,均由海归派创立。「目前不少外国的大药厂都会在欧美及中国同步做临床测试,内地生物科技市场已是全世界第二大。」在物联网(IoT)趋势下,医疗器材蒐集得来的大数据,有助推动生物科技的发展。

她表示,中国胜在医院规模大,很容易就蒐集到足够数据,方便进一步的临床测试,「在美国研发一只新药,可能要30亿至40亿美元,但中国只需3000万至5000万美元。」惟她坦言,治疗癌症、心脑血管疾病等的大分子药物,由于生产涉及专业机器,内地的成本优势相对不明显。

在内地大力发展生物科技下,梁頴宇认为,香港有其重要角色。2016年,香港大学和中文大学的一期临床试验中心,就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药物临床试验资格认定。她说:「我们能否带动更多香港或外国公司在这两个中心做临床试验?让更多本港研发人员参与其中,从而增加学习机会。」

回顾2012年的「DR医学美容疗程事故」,打击了本港的细胞疗法研究。事件中,3名女子接受只处于实验阶段本来用作治疗癌症的细胞因子诱导杀手细胞(CIK)疗程后入院,酿成一死两伤残的惨剧。

梁頴宇:临床试验港角色吃重 医药创投翘楚 见证内地生科崛起

推动成果商品化欠积极

梁頴宇指出,不论细胞疗法及基因疗法,均须订立一套严谨标準,以免药物生产或病人治疗期间受感染。内地不少医药公司在这方面至今尚未达标,距离实际应用仍有漫漫长路。

即使美国也直至去年12月才出现首只获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的遗传性疾病基因疗法药物「Luxturna」。新药让遗传性视网膜疾病「莱伯氏先天性黑蒙症」(LCA)的患者身体,能製造到帮助恢复视力的蛋白质,惟定价却高达85万美元,「有多少病人负担到?」她慨叹,由药物研发、临床测试,到获批注册推出市面,基因及细胞疗法的成本都非常高,「我都不肯定是否有这需要在香港研发成本如此高昂的药物」。

梁頴宇不讳言,只有把研究成果商品化,再在本土及海外市场销售,该项研究方算真正成功。可惜,本地大学教授对此兴趣不大,也无意创业;加上香港大企业亦较少购买本地科技的授权,令研发单位未足以凭授权费,做到自给自足及持续研发。

本港科研不乏尖端技术

她强调:「就像好的初创,不需要政府资助,没那幺好的才需要。我们一定要令本地大学科研去到世界尖端水平!」以中大教授卢煜明为例,他在1997年发明从孕妇血浆中抽取胎儿DNA,代替传统的羊膜穿刺法作产前检查,如今这技术被国际广泛採用,及后更应用于肿瘤筛查中。这种液体活检(Liquid Biopsy),被美国麻省理工学院选为「十大科技突破」之一。卢教授跟团队创立生命科学公司Xcelom及Cirina,继续研发无创产检及用血浆检测癌症技术,后者去年更与美国早期检测癌症公司GRAIL合併。

梁頴宇相信在可见未来,肿瘤、糖尿病和抗细菌药物等,将是生物科技的研发重点,「但问题是,大家都跑去研究基因治疗、细胞治疗等癌症疗法,可能全中国就有百多个研发项目。假如研发出来的药物全都获准推出,试想其商业及投资潜力能有多大?就如共享单车,街上什幺颜色都有。在内地做生意,不论高科技与否,市场竞争都太剧烈。」

梁頴宇:临床试验港角色吃重 医药创投翘楚 见证内地生科崛起

梁頴宇:临床试验港角色吃重 医药创投翘楚 见证内地生科崛起

採访、撰文:陈子健

延伸阅读:鼓励青年人外闯扩阔视野



上一篇: 下一篇: